蓝染然

吉尔伽美什史诗【改编】

序:公元前某年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诞生了一位神之子,取名吉尔伽美什。他的母亲瑞马特宁孙是天界的女神,他的父亲卢班达是太阳神之子。然而这位年轻的乌鲁克王却不像大家期盼的一样正直贤明。他残暴,贪婪,没有修养,沉溺美色。

吉尔的子民不堪忍受这一切,便向神祷告。众神倾听了吉尔子民的祷告,派出女神阿鲁鲁。阿鲁鲁为吉尔制造了一个对手,恩奇都。

第一章 诞生

        他醒了。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他只觉得嗓子干渴难耐,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突然,树丛里传出动静,他警惕的盯着发声处。

        一头鹿走了出来,当然他并不知道它是什么。鹿缓步走到河边,低下头用舌头舔起水来。

        他不知道它在做什么,于是学着它的样子,双手双脚并用’走’了过去,但他的前后脚却不像鹿那样一样长,以致走起路来十分别扭。鹿察觉到动静,停下来,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动也不敢动。鹿似乎并不在意这个怪人,抖了抖耳朵,继续喝起水来。

        他松了一口气,爬到河边,低下头,作势要舔水。但他刚一低头,就看到水中有一个怪物,他生着满头的长发,蓬乱的散落在肩膀上,他身材健壮,比那头鹿还要大不少。他吓得往后一跳,却见那头鹿还好好的在那里喝水。他偏头一看,那鹿身下的水里,分明有个和鹿一模一样的东西。

        他于是又凑了上去,再见到那怪物时用手轻轻一碰,水里一圈涟漪泛开,怪物也扭曲起来。确认了没什么危险后,他趴在河边,学着鹿的样子舔起水来。舔了一口,他马上感到嗓子一阵清凉,他一头扎进河里像头野兽一样喝起来。

        鹿已经走了,他抬起头,四下打量着,希望再遇到一个’鹿’。他不认识这里任何的东西,蓝天、碧水、花草树木、虫鱼鸟兽,他只知道面前的东西喝了可以让自己好受些。

       他四脚并用到处’走’着,寻找着’鹿’。一只猩猩发现了他,这是一只体型较大的雄性猩猩,它显然对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显得十分警惕。他已经闯入了它的领地,它在树上俯视着他,作势要攻击。他也已经发现了它,它不同于鹿,它全身长满毛发,体型比鹿大不少,它可以只用双脚站立。

        猩猩嘶吼了一声,猛的从树上俯冲下来,抬起手掌向他抡过来,他下意识用胳膊挡住,一阵火辣的疼痛传来,他原始的怒火被点燃。

        猩猩照着他的肩胛骨咬下来,他感到一阵刺骨的疼痛,另一边的手就用尽全力给了猩猩肚子一拳。这一拳显然很有效,猩猩松开了嘴,或许是他天生力大无比,再几拳,猩猩已经被他打的爬不起来,垂下头作顺从状。

       但他似乎并不肯罢休。他学着猩猩的样子,张开口,对猩猩撕咬起来。

      一般人类的撕咬力不可能对猩猩造成太大伤害,但他却就这么将猩猩的肉一片一片撕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可能是身上的痛感激怒了他,也可能是他想了解自己的实力。

       撕了几片之后猩猩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他感到肩膀疼的厉害,他烦躁的把猩猩扔在那里,转头离去。

       他凭着记忆’走’回到河边,那里有一小群在喝水的猩猩。他烦躁无比,身上的痛感越来越强烈,他想撕掉所有那些和咬他的猩猩一样的东西,但他又觉得对方数量多,自己不一定可以胜的过。于是他学着猩猩的样子,朝它们嘶吼一声。

        猩猩群显然吓了一跳,它们早就嗅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儿,不仅有他自己的血,还有他们首领的血。再加上刚才的一声嘶吼,它们马上意识到在喝水的这段时间,它们已经更换了一届首领。

        猩群顺从的围了过去,还有一些猩猩捧来了一些水果。他感受到它们的态度和之前的猩猩不一样,像是示弱求饶,他盯着猩猩们捧来的东西,他饿了,但他只知道自己肚子难受,他不知道因为什么。另一方面他的肩膀流了不少血,他感到十分疲惫。

        一只猩猩捡起一只苹果,对他比划着。他犹犹豫豫的接过来,咬了一口,一阵甘甜在口里泛开,他马上双手并用捧起一堆果子吃起来。

        他吃掉了它们带来的所有水果,此刻开始,他决定要和它们一起,起码不会饿肚子,而它们也乐意服从于他。

        他就这样与它们一同住在山洞中,荡在树间,摘野果,吃生肉,猎杀其他动物。他早已忘记自己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来。

        现在他刚吃饱午饭,和它们一起在一个不大的坡上休息,一只猩猩正在为他挑头发中的虱子。他眺望远处,看到那里有一只羚羊。这是他没见过的物种,他好奇的朝那边’走’去。

        羚羊在安静的吃草,它一开始并未察觉有人朝他走来,直到他走近了,它才发现了他。它盯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又靠近了两步,羚羊猛的撒腿就跑,他追了上去。它绝对是这些天他见过的速度最快的动物,他有些兴奋,四脚并用全力追赶着羚羊。

        羚羊以为这个怪人要猎杀自己,便跑的更加拼命。它拐到林子里,希望利用地形的优势甩掉身后的人。他紧跟了上来,穿梭在树与树之间,但羚羊偏找一些难走的地方,他和羚羊的距离就越来越远,直到最后看不到羚羊了,他才停下来。这时,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了。

        他只觉得跑累了有些口渴,顺手在树上摘了几个野果吃了,就又开始睡起觉来。

       他被一阵雨淋醒了,便从树上下来,找了个枝繁叶茂的树避雨。一只几个月大的老虎被淋的全身湿透,站在不远的地方看他。他知道这种动物的危险,在和猩猩相处的几个月里,它们从不招惹老虎狮子之类的,甚至是见到就跑。

       其实他看一眼就了解了,健壮的体型让它拥有足以追赶羚羊的速度;满口的锐利的獠牙,那种咬合力,恐怕一些小型动物直接就可以被它咬断;有力的前掌带着锋利的爪子,被全力拍上一下,恐怕就是致命伤。

        但事实上,他很欣赏它。它有一身漂亮的花纹,兼备着威武的气度,像是森林中的王者。尤其是成年虎,有时可以看到它们午后缓慢而自信的漫步在丛林中,像是审视着自己的王国一样。但它们却又太过残暴,它们饿肚子时会捕杀别的动物,不饿肚子时也拿捕杀其他动物当作消遣。不过很显然,面前这只瘦弱的小老虎已经饿上一段时间了。他不愿和它打,但对方似乎下定决心想要吃掉他了。

        小老虎一点一点的靠近,在他面前左右绕着,等待着他松懈的一刻下手。他却直接向小老虎扑了过去,小老虎似乎没料到,不过也马上反应过来,尖锐的爪牙朝他袭去。

        或许是饥饿的缘故,小老虎的动作有些迟钝,他一一避开了,还给了小老虎几拳。小老虎自知敌不过,悻悻然准备走掉,他却扔给他一只老鼠,是他刚抓住的,虽然不足以给小老虎解饿,也能充充饥。

        小老虎迟疑着闻了闻,最后饥饿感战胜了理智,它两口就吃掉了老鼠。吃完并小老虎没有走,像是要感谢他,又像是不明白他要做什么而警惕着。

        他转头走了,走远了朝小老虎吹了个口哨。他也没指望它一定会跟他走,只是想着晚饭吃鱼的话能找个伴也不错。小老虎没有马上跟上去,而是在几乎看不见他后才寻着气味缓慢的跟在后面。

        这森林里的水源充足,溪流几乎贯穿了森林的每个角落。不一会,他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捕鱼处。他蹲在岸上看着,这里的水清可见底,如果他会数数,恐怕有多少条鱼都可以一一数出来。一只条鱼在近岸的水下瞄准了水面上的一只昆虫。突然,它猛的一跃,他也跟着跃进了水里,捉到了。他把鱼往岸上一扔,继续捕起来。

        小老虎这时已经跟上来了,饥饿的本能让它毫不犹豫的吃掉一条又一条他扔上来的鱼。直到他停下,直视着它。它在他的眼神里感到一丝怜悯,又有些许怒气,它又在岸上不自在的绕了两圈,终于跳进水里,一口一个的跟着他一起捕鱼。

         他和鸟兽虫鱼一同生活玩耍嬉戏,他和每只动物都很合得来。他力大无比,却从不欺凌弱小,他经常帮助它们。他同羚羊赛跑,同猩猩摘果子,同老虎捕猎……

       女神阿鲁鲁看见这一切,她召来芬巴巴,询问他,“杉林在你的管辖范围内,神界将恩奇都托付于你,你却为何不去助他完成他的使命?”

        “阿鲁鲁女神,现在的恩奇都不曾拥有人类的智慧,即便我下达命令给他,他也难以理解执行。且恩奇都天生力大无穷,要我驯服也会十分吃力。”

        阿鲁鲁觉得芬巴巴此言也并无道理,沉思片刻,派出神妓,命芬巴巴带她去见恩奇都。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