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染然

吉尔伽美什史诗【改编】

第三章    决斗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两人没有任何言语,连招呼也没有打一句,就双双亮出武器,在广场中央打起来。

        两人的争斗如同野兽互相撕咬一般毫无章法却又都凶狠无比。

       吉尔伽美什举剑,朝恩奇都一招劈下,恩奇都以天之锁缠住他的宝具使其动弹不得。随即吉尔伽美什一记拳头,正打在恩奇都的腹部,恩奇都猝不及防被打个正着,顿觉五脏六腑仿佛碎裂一般。他不自觉躬下身,正当吉尔伽美什欲意再度攻击时,他猛的一伸腿,吉尔伽美什跳开躲过,心里却诧异恩奇都接了他一拳却像完全没事一样。

        恩奇都领教了吉尔伽美什的拳头不由的佩服起来,他同森林里的任何野兽争斗也没有哪一只能伤他至此。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能否顺利完成使命,面前这个人,给他这样一种感觉,他可以战胜他,但永远无法打败他。

        恩奇都一瞬的走神脸上立马就挨了一拳,被打出几米远。他知道面前这个强大的对手,是不容许自己有丝毫的分神的,否则即便有天之锁,最终也可能会败下阵来。恩奇都抛开杂念,猛拉天之锁,将宝剑连同吉尔伽美什一起拉了过来,吉尔伽美什感叹面前人力量之大,脸上就被恩奇都回了一拳

        吉尔伽美什顿时露出凛冽的杀气。他不再边打边试探,他抓着剑,连同剑上的天之锁,一同向恩奇都袭去。

        恩奇都吃了一惊,他的天之锁竟有些控制不住面前的野兽。

        宝剑抵上恩奇都的肩膀,在那里扎了个不深的口子,血流出来,染红了恩奇都的衣服。

        恩奇都双眉一拧,一手拔出插入体内的剑,一手控制天之锁,把宝剑勒碎。

        吉尔伽美什见宝剑已断,终于拿出了自己从未曾用过的天界赐予他的神剑——天地乖离开辟之星,这是一把可以斩断一切的宝剑,他朝天之锁一挥。

        出乎他意料的是,天之锁没有断,只是微微出现了些裂纹。

        “愚民,告诉本王你的宝具从何而来,本王或许可饶你不死。”吉尔伽美什说着改变方向又是一招砍过去。

        “你饶我不死?你以为你还能活着从这里离开么?”面对吉尔伽美什的挑衅,恩奇都毫无惧色。是的,他没有别的选择,无论是阿鲁鲁,还是芬巴巴或是神妓,他们都要求或是命令他打败吉尔伽美什。

       
        即便在自己面前也敢如此张狂的人吉尔伽美什还是第一次见,但他认同恩奇都的实力。吉尔伽美什加大力用乖离剑砍向天之锁,天之锁却依旧如前。终于遇到真正对手的吉尔伽美什整张脸都是难以掩饰的笑容和兴奋,“天地之间,还没有朕这把剑不能斩断的东西,你的锁链,是头一个。”言语间丝毫不掩饰对恩奇都的欣赏。

        “你听好了,我是来杀你的。”恩奇都这句话,既是说给吉尔伽美什,也是说给自己的。他对吉尔伽美什明明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了解,却能感受到他身上和自己有同样的气息。若非命运使然,他们大概能成为挚友吧。但恩奇都早已不能考虑那么多,天之锁已经有了裂纹,僵持下去恐怕也称不了太久,为了动摇吉尔伽美什,他故意以狂妄的语气说着,“你,会死在我手上。”

        吉尔伽美什轻蔑的一哼,手上加大了力度。

       吉尔伽美什的举动正中恩奇都下怀,恩奇都依旧双手扯着天之锁抵住吉尔伽美什的宝具,重心向左脚转移,右脚猛的朝吉尔伽美什腰侧一踢。

        吉尔伽美什被这一踢站的有些不稳,手上力度也轻了,恩奇都见到破绽马上跳开,天之锁是擅长远距离攻击的宝具,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制住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见恩奇都边跳开边舞动天之锁,眸色一凛,以猎豹一般的速度追了过去。

        恩奇都对吉尔伽美什的速度着实一惊,他一边闪避着吉尔伽美什的剑一边试图与他拉开距离。

        广场上原本战战兢兢向吉尔伽美什致敬的民众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的君王和这位衣着简朴的外地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们为了避免打斗波及到自己都向远处散去,却也在可以见到广场的地方围观着窃窃私语。

        城中已经有不少人都听说了天界派来的拯救他们的神之子一事,他们看到恩奇都与自己的君王过招完全不占下风时更加笃信了这点。

        他们在内心对这位神之子既感激又崇敬,他们将希望全部寄托在恩奇都身上,他们想要上前去给他助威,却又有恐于吉尔伽美什的威慑,就都立在远处,静静地眺望着,大气也不敢出。

        突然,随着吉尔伽美什宝剑一挥,一声惊雷划破原本晴朗的天空,大雨瞬间就倾盆而下。原本寂静的广场像被投了一颗炸弹,人们一面议论着这突如其来的大雨是天神助威,一面受不住大雨的洗礼都跑回家各自避雨去了,而两人的争斗却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吉尔伽美什贵为王当然未曾淋过这等大雨,在雨中他的动作明显慢了许多。恩奇都却正相反,他在丛林里生活对这种雨早已习惯。他一边假意要用天之锁缚住吉尔伽美什,一边脚上用力将其绊倒。

        吉尔伽美什由于大雨的影响虽躲过了天之锁却也直接被恩奇都绊倒在地。恩奇都为防吉尔伽美什起身立刻要骑上去,不过吉尔伽美什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吉尔伽美什先是朝恩奇都扫了一腿,随即一跃而起。

       恩奇都也向后一跳,他突然一笑,天之锁就甩了过去。雨中恩奇都从容的身影加上原本就较中性的面容,这一笑更有一种诡异的美。吉尔伽美什分了神,反应过来时已经躲不过了,天之锁缚住了他整个人。

        吉尔伽美什被淋的全身湿透,又被缚住双手,却完全不显狼狈,无论何时都透着一股专横威武的气质。

        “我认同你这个对手,恩奇都。”连声音也好像被大雨吞噬了一样,吉尔伽美什的话只有恩奇都听的到。

        恩奇都面色分毫未改,但却难掩心中的动摇。“不需要。我马上就会让你死,世人自然就会认同我。”

        “你说世人?你以为他们能懂我们?”

        “不懂又如何?你我需要世人来懂?”

        “本王这二十多年来一直以为世上所有人都一样,直到遇到你。”

         恩奇都没有回话,他觉得有些不妙。如果他再不狠下心杀了面前这个人,他就会永远下不了手而最终被芬巴巴杀掉,他有这种感觉。

         “本王能感受到你与本王有同样的气息。”吉尔伽美什一边说着,同时也不忘手上的小动作,随时准备挣脱束缚,只等对面的人放松警惕。

         “那是神之血的作用。”恩奇都狠下心准备让天之锁更紧的缠住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却突然猛的挣脱束缚,他再度挥起乖离剑朝恩奇都袭去,只是这次力道极小。“恩奇都,本王现在收回先前的话,你并非愚民,你的才能本王非常欣赏。不知你是否愿同本王一起分享这天下?”这大概是吉尔伽美什这辈子除了对他父皇和母后外对说的最有谦逊有礼的一句话。

        不过也是这句话让恩奇都原本就濒临崩溃的神经彻底崩断。

        他愤怒而疯狂的给了近在咫尺的吉尔伽美什一招猛击。这猝不及防的一招加上吉尔伽美什本就有些松懈,直接把他打飞几米,而后重重的落在地上。还没等吉尔伽美什反应,恩奇都就已经骑了上来,挥拳准备朝他脸上那张可恨的嘴揍去。
       

        自己赤诚相待恩奇都却是这种回应,吉尔伽美什不由眸色暗了下去,“是么……你不愿意啊……本王还以为终于能有个朋友了。”

        恩奇都闻言顿了顿,没有停下挥舞的拳头,一拳一拳打在吉尔伽美什的脸上,只是力道越来越弱。他开始不明白,为何他要被创造出来,为何他要与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互相残杀,为何他要听从那些视他为工具的人的命令,为何他非要杀了这个愿与自己坦诚相待的朋友,为何他所认识到的吉尔伽美什不似他人口中般残暴无情。如若是那样,他倒还可以说服自己为民除害而痛下杀手,可现在……伴随着雨水,恩奇都的脸上淌下眼泪,他从未如此痛苦过,明明注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他就是无法下手。

        吉尔伽美什承受着恩奇都挥来的一拳又一拳,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但他注意到了恩奇都的力道越来越小……

       泪水与雨水在恩奇都脸上交着着,他却还在不停挥拳,但每一拳都毫无力道可言。吉尔伽美什看着如此痛苦的恩奇都,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想安慰他,却毫无办法。是的,这之前,他没有安慰过任何人。而恩奇都每一记软棉无力的拳头都像是在他心上划开一道血口,让他心疼。他知道,恩奇都有不能对他说的必须杀了他的理由。

        吉尔伽美什深吸一口气,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他抓住了恩奇都再次挥过来的拳头,“告诉本王原因。本王帮你。”

         “你帮不了我。他太强大了,如果我不杀了你他就会杀了我……但我不想杀你。”

        “如此,本王替你杀了他便是。”

       
        “你赢不了他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况且,不是还有你么,吾友?”

         恩奇都闻言似乎稍稍冷静了些,良久,他吐出一个字,“芬巴巴。”

         “本王会帮你的,还有本王的母后,舍马什也都会帮你的,相信本王。”

        “……”

        “既然如此,先痛快的打完一场如何?”

        “……”

         “本王当你默许了。”

        吉尔伽美什抓着恩奇都的手一推,把恩奇都从自己身上推了起来,随即一跃而起。“你可不要让本王觉得无趣啊。”而后便举剑挥来。

        恩奇都开始敬佩起吉尔伽美什来,他简直就是心宽似海。一面想着衣服就被乖离剑划开一道口子,他甩开天之锁开始反击。

        两人这样你一招我一招的打着,嘴角都扬起了微笑,而大雨也在不知不觉中停了,露出了晴朗的碧空。

        这场传奇的战斗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夜,直到双方都筋疲力竭倒在广场上。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他们为互相找到彼此而感到愉快,毕竟,怪物和怪物之间的沟通常人是无法理解的。他们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一切需要表达的都已融在他们的每一次的过招中。

        如果这时候有人来到这个在打斗中被毁的残破不堪的广场的话,他就会看到,他们的君王,破天荒的和一个‘愚民’互相搀扶着,朝宫殿走去。不过,或许就算他看到了,也不会相信吧。他们也更加不可能想到,这位‘愚民’竟会成为他们的另一个君王。





——————————————————————————————————改完了mark一下: )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