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染然

这是另外一个脑洞/其中的一部分: )

“我等你很久了。”JB还坐在那棵树下,笑着看我。

“那就走吧。”我猜他一定知道些什么,但也不会轻易告诉我。

JB闻言似乎很惊奇,但随即也只是点了点头,而后示意我跟他走。

我以为他会像谍战片里一样带我如何如何在CH医院的不为人知的秘密通道中周旋,没想到他只是到车库光明正大的开着车就出去了,害我失望了好久。不过我有个毛病,一坐上交通工具就犯困,没多久我就睡着了。

隐约觉得有人把我抱起来,我不舒服的动了动,迷迷糊糊的睁眼看到面前的豪华建筑物,我蹭的一下跳起来。是的,我现在要用一句书里常说的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面前是JB的宅邸没错,但是却漂浮在半空中,也没有助推器或能源供应。我猜这大概是现代的反重力技术,约莫。上个世纪的一些狂热的物理学家发现了引力子并推出了一套反重力理论,随之各种相关的反重力研究倾巢而出,JB的建筑物大概是我见到的第一例把反重力投入实际应用的实体,居然没被广泛关注?

“这难道是…?”

“不,你继续往前走,试着走到房子下面。”

我迟疑着往前走,刚走到接近边缘的地方,就直接撞到了伪装过的看似不存在的墙壁上。该死的全息投影。我揉了揉脑袋,JB这混蛋。

“这有什么意义么?”

“没有。”

我才不信。我不满的噘了噘嘴,就算有,JB也没有义务告诉我这个才跟他认识了几个小时的陌生小孩。

“你说你有DB的下落?”

“也不算,只能说是线索。”说着他启动了全息投影的动态模式,“这里有段录像。”

面前是一所极灰暗的监狱,暗淡的光下的白大褂极为明显,再加上蓬乱的头发,我几乎一眼就断定是DB。“你们把我关在这里有什么企图?”是DB的声音。

“你以为我们会告诉你?”另一个声音说道,是有些沙哑的男声,我没有听出来是谁。随即投影就没有了。

我不想问废话,“你调查了多少了?”

“我为什么要调查?”

“DB是你的兄弟啊。”

JB不屑的轻哼,“就为这个?”

果然关系不好。“那你难道是要我来参观的?”

“想让我帮你救DB也不难。”

“什么条件?”

“和我结盟。”

“哈?你什么帮派?难道是邪教?”

“CLR反人类组织。简称FR。怎么样?有兴趣吗?”JB朝我挤挤眼,似乎是嘲笑我的犹豫害怕。

“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有。从这,出门,任意方向都会有人把你带到和DB同一个地方。或者,激光枪也是不错的选择。”

“既然如此,那合作愉快。”说着我朝JB伸出了手。

JB有些玩味的看着我,伸出手回握了我的手,“你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孩子。”

我若有所思的望着他,“JB,我说,你真的是人类吗?”

JB闻言反倒没什么太大反应,只是笑着问我:“你为什么这么问?”

“难道你觉得一般情况下会有人类加入反人类组织?”

“AC、DB两人已失踪将近一星期。目前仍无任何关于DB行踪的线索。而在***街道发现AC的移动电话,通过行迹查明疑似为被人绑架,相关监控全部被销毁……”

我不耐烦的关掉了早间新闻。说是移动电话,但以功能来讲不如说是自带GPS的IDcard,想让他们无法找到我就不得不舍弃。不过我原本对那东西也反感至极,像是无形的枷锁,出生以来就拷在每个人手上。

JB的宅邸还算挺高,从这里可以俯瞰这个死气沉沉的城市。到处都是这样的大楼,由于空间资源的匮乏,这里根本没有低矮的房屋。空中到处都是喷气式飞车,相比以前的汽车,形状上倒更像是汽艇。道路杂乱的穿插在建筑物间或是突兀的出现在空中。只有湛蓝的天空在诉说着这个发展了近三千年的城市的生机。

“DB,这就是我们生活的城市吗?”我喃喃自语。

“没错。”突然接话的JB把我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分明记得他一直到今天早上都还因为工作脱不开身。

“刚刚。”JB一边说一边直奔书房。

我追了过去,“我需要DB行踪的线索。”

JB突然停住脚,我一个没刹住直接撞在了他背上。我在心里暗骂了声往后退了一步。

“可以,不过我们要交换。”

“什么意思?”

“我给你DB的情报,你用CH高层的情报和我交换。”

JB这个老狐狸,在他这里只有交易,“要我怎么做?”

“混进CH学校。”

“就这张脸?”

“你可以用全息投影或者整容,不过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这有个IDcard,你拿去带上,会方便些。”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