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染然

《吉尔伽美什史诗》【改编】

第四章

“这里是杉林,这里是乌鲁克。”宫殿的议会室里,吉尔伽美什正站在一张粗略的地图前若有所思的比划着。与这位年轻英勇无所畏惧的乌鲁克城邦王相比,他一边的英俊青年便显得有些许犹疑。

“吉尔,真的要去么?”

“不去,本王和你都会有危险。”

“可你不了解芬巴巴。他是天界的神兽,非常人所能企及。他一吼就能发洪水,一张嘴就能吐火,连吐口气都能把人毒死,他甚至,连方圆百里外的声音都能听到……”

“恩奇都,如果我们不去会怎样?”

“我会死。”

“那如果我们去呢?”

“你我都可能会死。”

“这只是最坏的情况。而最好的情况是你和本王都会平安的活着,我们还能获得斩杀芬巴巴的名望。”

“可芬巴巴太过强大,我不愿连累你。”

“这一点本王也是一样的,本王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后者坚定的看着恩奇都的眼睛,恩奇都鼻子一酸,竟没能说出话来。“本王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而且,既然芬巴巴想杀本王,本王就绝不会放过他。”

另一边,自从给自己的儿子解梦后,宁孙便一刻也没得安宁。儿子昨日返回,连见都没有见她一面,便直接带着恩奇都急匆匆赶往议会室,说是商议要事,除了进餐,至今也未曾出来半步,后来还把众长老和大臣们都纷纷叫了去。急得宁孙在寝殿内来回踱步,也想不出个究竟。

三日前,她明确告知过吉尔,让他必定要善待恩奇都,甚至要像对待自己的妻子一样,吉尔一向还算听她的话,可不知怎的,她听说两人一见面就打的不可开交,后来下了暴雨,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就没有人知道。可她见两人携手而归,本以为是误会全无,而现在,连她也搞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宁孙女神,议会似乎结束了,王出来了,正往这里走。”一名婢女低头走向前,轻声禀报宁孙。

“就他一个人吗?”

“还有一位……长发的青年,我们不认识。”

“我知道了,你们都先下去吧。”

“是。”

只见宫殿的廊中,两位比肩同高的青年正向宁孙的寝殿快步走去。左边的那个天生一头浅绿色长发,姣好的面容和五官甚至美过万千少女,若不是一身朴素男装显出他的属于男性的好身材,恐怕不多时便要有男人来向他求爱了。相比于他的柔和,右边那个便多了几分硬气和傲骨,金色短发搭配不俗的穿戴尽显他挺拔的身材,或许是出身皇室显贵的原因,他的每个动作表情都带有几分尊贵的气息。

从宁孙寝殿中刚刚走出的侍女们撞见这一幕,都立刻闪到一旁,低头躬身,静候二人从面前走过。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径直走入屋内,直到侍女关了门,吉尔伽美什才开口,“母后,儿臣带恩奇都回来了。”

“我已经知道了。”宁孙上下打量着吉尔一旁的正要向自己行礼的年轻人,“好了,不必拘礼,都坐吧。”

吉尔伽美什请恩奇都坐在了左边,自己也入座后,便开始解释这几天发生的种种事,“母后,是这样的……”

宁孙听过后,长叹一口气。“你们非去不可?”

“母后,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吉尔,你可知那芬巴巴的险恶?恩奇都必定说与你听了,我想长老们也一定劝过你了,你却还要去么?”

“是。”

“如此,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恩奇都,吉尔与你既为兄弟,我便视你如己出,杉林广袤,吉尔却未曾去过,你二人要互相扶勉,平安归来,我也在会暗中帮助你们。”

“嗯。我会保护好吉尔的。”

“那我就放心了。此事宜早不宜迟,你二人也当快些准备才好。”

“母后,儿臣告退,多保重。”

目送着儿子离开后,宁孙仍旧一筹莫展。吉尔和恩奇都此去路途艰险,尤其是那芬巴巴,神通广大,要杀了他,恐怕两人也会是九死一生。无奈之下,宁孙只得求助于自己在神界的好友舍马什,求他帮助自己的两个儿子渡过难关,平安归来。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却没有时间想这么多,在准备好路途上需要用的东西后,二人便在全城人的目送中离开了,一位美丽的姑娘不知是被二人中哪一个深深迷住,直站在城门外眺望,到两人走远看不见了,都久久不愿离开。






——————————————————————————————————全新的第四章终于改完了,我去和闪恩一起想怎么打芬巴巴了/再见/微笑:  )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