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染然

吉尔伽美什史诗【改编】

  第五章

      大片雨云的笼罩之下,杉林就像是一幅阴森的水墨画,正贪婪的将周围的一切吞噬进它的黑暗之中,没有人愿意接近那里。

         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一前一后的在杉林中走着。彼时,才进入杉林边缘的他们尚且没有被芬巴巴察觉。

        吉尔伽美什跟在恩奇都的身后,看着恩奇都游刃有余的在大大小小的坡路草地灌木丛中穿梭,突然就停了下来。

        “怎么了?”恩奇都回过头问。

       “你以前,在这里生活?”

        恩奇都本能的想回避这个问题,他不希望面前的人知道自己从前的样子,但他又不想骗他,只得闭了嘴。

        吉尔伽美什见状,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岔开了话题,“本王只是有些饿了。”肚子也在此时十分配合的叫了声。

        上一秒的紧张感马上就被抛到九霄云外,恩奇都没忍住笑了出来。笑了好久才察觉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我马上去找些食物回来,你在这里等我。”

        “嗯,你还是笑起来好看。”

        恩奇都似乎没听见似的转身就走了,留下吉尔伽美什一人。吉尔伽美什四下里看了看,挑了棵还算合适的树倚着坐下了。

        他闭上眼睛准备休息片刻,这几天发生的事在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放映着。从那个意味不明的梦,到和恩奇都的决斗,再到二人化敌为友,都历历在目。吉尔伽美什嘴角扬了扬,想着想着,竟就这么倚着树睡着了。    

         杉林中夜色渐浓,时不时传来两声幽长的鸟鸣,气氛越发诡异起来。

        白天里便有些阴沉的天到了夜里更是几乎见不到一丝光亮,好不容易从厚重的云层中透出的亮度也被杉林繁密的枝叶全部遮挡住了,深手不见五指。而那一袭白衣也就愈发显眼起来。

         恩奇都并未想这么晚才回来,但他似乎被这杉林排斥了一般,竟迷了路,找了很久才找回原处。

        他用衣服兜着一些水果,又抓了几条鱼。“吉尔?”他轻声唤着,像是怕吵醒这片寂静的森林,又像是防着芬巴巴。

        察觉到有人叫他,吉尔伽美什不情愿的动了动,又继续睡了。

        恩奇都无奈的摇了摇头,凑上前去,“吉尔,吃晚饭了,你不饿了么?”

        吉尔伽美什还是没有醒,他整张脸都痛苦的拧在一起,似乎正在做什么不好的梦。

        “吉尔?”恩奇都决意要把噩梦中的吉尔伽美什叫醒,“吉尔!醒醒!”他抓着吉尔伽美什的双肩,不轻不重的摇了摇。

        吉尔伽美什终于睁开了双眼,他猛的抓住恩奇都的手,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怎么了?做什么噩梦了么?”

         惊魂未定的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怔怔的看着恩奇都,似乎还在分辨,眼前的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恩奇都拽了拽自己的脸,表明自己是真的。吉尔伽美什这才长出一口气,断断续续的说,“本王刚才做了个梦………梦见……本王和你正走在峡谷中,山突然就塌了,幸好本王和你都逃了出来…”

         “没事没事,不用担心。”恩奇都蹲在吉尔伽美什面前,开始倒腾自己的战利品,“倒不如说,这是个吉梦。”他一边熟练的架起木柴生火准备烤鱼,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怎么说?”吉尔伽美什也捡了个恩奇都带回的野果,咬了一口,很甜。

        “这方面我虽不如宁孙女神,却也略知一二。你梦到的山多半是芬巴巴的象征,而如今,它不仅塌了,我们还成功逃出来了,不就意味着我们成功战胜他并凯旋而归么?”恩奇都翻弄着烤鱼,盯着跳动的火苗,笃定的说。

        烤鱼的香味掠过吉尔伽美什的鼻腔,让他本就饥饿的胃似乎更加难以忍受了。他没有再去细想,相信了恩奇都的话,围到火堆前,自己也拿起一只,穿进木棍,烤了起来。

        火堆的噼啪声让恩奇都回了神,他笃定吉尔伽美什这个梦是个好兆头,但也绝不能就此放松。他盯着火堆,突然想到了个好主意。

        吉尔伽美什也在一边挑着鱼刺一边思考对策。不知道他的子民究竟状告天神些什么,才无端惹这么多是非来。不过后半夜,他怕是不敢再睡了。

        “以前,这里的每只动物,我都认识。”恩奇都突然说了句。

        吉尔伽美什吓了一跳,他原以为恩奇都决不会再提往事,所以听到这句时几乎是眼前一亮。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就这样在黑暗中目光灼灼的盯着恩奇都。

        “我会和他们一起抓鱼、捕猎、赛跑、摘野果……杉林很大,如果我迷路了,就会有附近的伙伴为我指路。但那时,我很少需要担心这种问题,都是走到哪住在哪,什么都不会去想,饿了就吃,困了就睡,生气了就怒吼,高兴了就嚎叫……怎样都不会觉得寂寞。直到我遇见了一个女人。”或许是因为想到了好计策,恩奇都前所未有的放松,也或许是因为对面前的人无条件的信赖,让他一下子说了这么多。

        “沙姆哈特?”吉尔伽美什知道自己是在明知故问,他只是想表示自己一直在听。

        “嗯。”恩奇都点了点头。“一回到这里,我就忍不住要去回想这里的一切,所以其实我完全不想回来。”

        “没关系。芬巴巴本王一人也能应付的来。”不管话是否真实,但说话的人总是真心的。

        “我怎么会弃你一人于危险境地而不顾?况且,你并不了解芬巴巴。”

       “那后来呢?”吉尔伽美什不想错过了解恩奇都的机会,更何况,这可能是唯一一次的机会。

       “她教会我很多东西。我们只相处了七天,作为夫妻。之后芬巴巴就来了,我才知道他们是一起受阿鲁鲁派遣为我下达任务的。”恩奇都顿了顿,似乎不想往下说了。良久,他长舒一口气,又接着道,“你可能不相信。我不算是人类。”

         “什么意思?”

         “我是阿鲁鲁制作出的泥人。”恩奇都有些讶异自己居然在这个人面前毫无阻碍的说了出来。

        “那又怎样?比起那些空有人类躯壳的杂碎,比起那些徒有其表的行尸走肉,比起那些毫无立场的小人,你的赤子之心不是更珍贵,更是一个人类应该拥有的吗?拥有这些才能真正算的上是人类,与外在无关,而其他的,不过都是些不配为人的杂碎罢了。”

        “谢谢。”恩奇都的声音有些哽咽。如果是白天,就可以看到,这位美男子的双颊已布满了泪水。因为生平第一次被人理解,被人认同。恩奇都用衣角擦了擦泪,转移了话题,“吉尔,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被人误认为是暴君的?”

        “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错觉?本王一直都是暴君,只是对你这样而已。对那些杂碎,本王的税收和征兵,都是帮他们找到存在的意义,让他们的存在多少有点价值。”

         “聊的挺热闹,加我一个呗。”芬巴巴的声音突然在两人头顶上方出现。



—————————————————————————————————:  )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