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染然

吉尔伽美什史诗【改编】

第六章

         芬巴巴大手一挥,揽过吉尔伽美什,“恩奇都,做的好。虽然没把他杀了再带过来,不过,这样我也算满意了。”

        吉尔伽美什难以置信的看着恩奇都,希望他给自己一个解释。恩奇都朝他挤了挤眼,示意他配合自己。

        吉尔伽美什马上了解到恩奇都已经有了对策,装作一脸怒气的样子,“你竟然…背叛本王?!”

        恩奇都故作狡黠的眯起双眼,“我一直都是与芬巴巴共事。与你不曾交好,何谈背叛?”

          不知是恩奇都的演技太真,还是被芬巴巴擒住的缘故,吉尔伽美什竟有那么一瞬信以为真。他死死的盯着恩奇都的双眼,想从其中看出些破绽来,但这一次,恩奇都却并未给他任何回应。他竟有些慌了神。

         芬巴巴一直没说话,倒不是不想说,只是他觉得有趣的事就不愿去打断。身材高大的好处之一就是,对低矮的事物可以一览无余,他们任何的小动作,甚至他们的心理,都不例外。他就这么看着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两个人在自己的面前为了骗过自己而展现的精彩表演,他们甚至把自己本人都骗了进去。芬巴巴一面觉得想笑,一面又不想打扰他们的好兴致,可这会他们又说不下去了,自己究竟是表明已经识破还是装着配合?前者基本就是直接开打,还是后者好玩一些。“这么说,恩奇都你愿意与我合作了?”

        恩奇都白了芬巴巴一眼,“我只是执行任务而已。”

        “那一起商量商量怎么处置他吧?”芬巴巴用自己的手掌拍了拍吉尔伽美什的头,像对待玩具一样随意。

        吉尔伽美什终于难以忍受,开始暗中召唤乖离剑,恩奇都似乎看出了端倪,但他觉得此时还不是时机,想要阻止却已经晚了。见到已经被吉尔伽美什握在手中的乖离剑,他瞬间向后跳了一大步。

         芬巴巴大概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受伤,直到他的手臂离开他的身体掉落到地上时,他仍觉得眼前的一切都非常不真实 。但下一秒,难以忍受的疼痛感袭来,他才算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他被吉尔伽美什凭空召唤出的剑砍了一刀。

        恩奇都跳到之前用来烤鱼的火堆旁,是的,他的妙计就是火攻,当然,还要加上天之锁。他朝芬巴巴一把甩过天之锁,用它控制住他的行动。一边示意吉尔伽美什到他身后。

       在芬巴巴活过的数千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他咬着牙忍受着疼痛,决意要给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点颜色看看。而恩奇都的天之锁偏偏在这个时候袭来,一下子缠绕了他全身,使得他分文不得动弹。

          “恩奇都,你这是什么意思?”芬巴巴问。

         “就是你看到的意思。”恩奇都一手控制天之锁,一手护着吉尔伽美什,直视着面前巨大的怪物,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

        “这倒新鲜。你们两个还打出感情来了。”即便是被制住的芬巴巴,想要对付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还是轻而易举,只是他没打算马上动手,他想看看两人还能使出什么花招来。

         “我们怎样与你无关。”恩奇都面无表情的说。复又转过头,低声对吉尔伽美什说了些什么。再抬起头的时候,满脸戏谑的表情,“不过,今天,你就要葬身于此地了。”

        芬巴巴虽然不是看着恩奇都长大的,但对恩奇都也算了解,现在,他却怎么也想不到恩奇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此时,吉尔伽美什已悄然绕到一旁,只等芬巴巴露出破绽,上前一招制胜。恩奇都想要采取的战略他大致上已经清楚,芬巴巴虽然被束缚住,但他依旧可以吐火,可以跺脚引起地震,而他们要做的是,让他自己吐的火把自己团团围住。吉尔伽美什这样做,与恩奇都的计划并无冲突,如若成功了,芬巴巴也就除掉了,如若没成功,引的芬巴巴朝他吐火也是好的。

        “恩奇都,你大概忘了。天之锁是我赠予你的武器,它是制不住我的。”芬巴巴说着,朝恩奇都身后吐了一大口火,形成一堵火墙,“现在求我放了你们还来得及。”

          恩奇都冷笑一声,以极快的速度拽着天之锁绕到芬巴巴身侧,“难道我都不会躲的么?”

         “以你的速度确实躲得过我……”芬巴巴朝恩奇都嫣然一笑,突然转身朝潜伏起来的吉尔伽美什的方向吐了口火。

         “吉尔,小心!”恩奇都一个箭步冲出去老远,但还是没能赶上。

         吉尔伽美什一直躲在芬巴巴身后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看到芬巴巴转头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别过来!”他朝飞奔而来救自己的恩奇都大喊。躲是躲不过了,但不能让恩奇都受伤。他举起乖离剑朝面前的火龙一劈,那火龙便顺势一分为二,在吉尔伽美什的两侧燃烧起来,烧掉了他的几片衣服,索性他拉着恩奇都及时跳了出来,也就没什么大碍。

        芬巴巴倒吃了一惊,他未曾想过吉尔伽美什的剑竟如此厉害,他是真的低估他们了。难怪恩奇都会与吉尔伽美什结盟,怕是没打过,只得如此了。不过,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恩奇都,你忘了你曾在这片杉林时我是如何’照顾’你的了么?你从小被我养大,怎么可以如此忘恩负义?况且,你以为吉尔伽美什就能帮你打过我?”

            “一派胡言!”恩奇都听着芬巴巴的胡编乱造非常恼怒,想到芬巴巴对他的’照顾’更是冷静不下来,“看来你是真的活的不耐烦了,我这就成全你。”他手中的缚住芬巴巴的天之锁收紧,隔着熊熊烈火,芬巴巴都能感受到恩奇都的怒意。

         “唉——等等等等等等…别动气嘛,我开玩笑的。你看我现在在你俩手中,又打不过你俩,我也不想打了,只想保个命,以后肯定是不会再动杀你们的念头了,你们有什么吩咐我一定听,怎么样?这个交易不错吧?你们杀了我也没什么好处,倒不如留着我,也算多得了个帮手。”

         恩奇都脸上一丝动摇的表情都没有,天之锁也还在继续收紧。

         “恩奇都,你先缓一缓。我们不妨听他说说。”

     
           "吉尔,你不了解他。他完全不会守信。求饶只是缓兵之计,一旦我们放松,他就会卷土重来。而现在,是我们除掉他的最佳时机。"

          吉尔伽美什看了看已然把芬巴巴围成一圈的火,却见芬巴巴无半分紧张之意,便俯耳与恩奇都说了几句,恩奇都点了点头。就见吉尔伽美什举起乖离剑,朝芬巴巴的头部砍去,准备一刀结果他。

        谁料芬巴巴突然双脚一跺,地上瞬时几条裂缝散开,正在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的脚下,而原本包围芬巴巴的火,也出现了缺口。

         恩奇都一时不稳,手上的天之锁也松了,芬巴巴借机撑开,天之锁就落在了他脚下。他知道不能用手挡住吉尔伽美什挥来的剑,竟一下子灵活的跳开了。

         “我就知道你不敢不杀了我,恩奇都。不过你们错就错在高估了自己的实力,那点火根本围不住我,唯一的威胁也就是乖离剑,但躲个剑对我来说还是不在话下的。”

         “是么?在这里和你战斗的,可不止我们两个。”吉尔伽美什说。

          话音刚落,突然在芬巴巴的周围起了一股强风,吹的他完全无法睁开双眼。舍马什出现在半空,他朝吉尔伽美什比了个手势,示意吉尔伽美什他不希望暴露自,只能帮他们到这里了,之后便又隐了去。

          龙卷风包围着芬巴巴,极速的气流使他难以呼吸,他已无暇顾及究竟是谁放的龙卷风,只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被困住了。他拼命的朝周围撞去,但风强到如利刃一般,只要一靠近,便被划出一道口子。芬巴巴带着龙卷风来回冲撞,周围的草木都被连根拔起,动物也都受到惊吓,不少鸟轰的一下一齐飞出。

         恩奇都见状将天之锁朝龙卷风甩去,束缚住了芬巴巴。吉尔伽美什随即便举剑,朝龙卷风砍去。

         芬巴巴不知道外面的动静,但此刻反倒异常平静,似乎早已听不见、看不见周遭的一切,只觉得时间突然慢了下来。

         对于活了数千年的他来说,死究竟是什么概念,他从未曾想过。

          时间对他来说,是最无用的资源。

          他也曾对这个世界好奇过,也曾热爱过,只不过他的一世实在太久太漫长,看着周遭的一切轮回往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就渐渐厌倦了。他没有天神们繁衍后代承袭自己血统并统治人类的心思,他只觉得无聊。

          找乐子么。那死,也该算是比活着更好的乐子了吧。他缓缓闭上了双眼。
















——————————————————————————————————有点舍不得芬巴巴【大哭】

评论(15)

热度(7)